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OPPO变革:已造舰队,又上轻舟

2023-05-17 13:49:56 592

摘要:2023年3月的一天,Find X6正式发布前夕,OPPO影像团队的张弓在深圳办公楼下,遇到结构工程师李明阳,半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只喜欢当年小作坊式的工作氛围?”李明阳笑了笑,没反驳。作为一起共同经历过OPPO从小到大、从东莞到深圳的人...

2023年3月的一天,Find X6正式发布前夕,OPPO影像团队的张弓在深圳办公楼下,遇到结构工程师李明阳,半开玩笑地说,“你是不是只喜欢当年小作坊式的工作氛围?”李明阳笑了笑,没反驳。

作为一起共同经历过OPPO从小到大、从东莞到深圳的人,他们共事已超过14年,彼此很熟悉。此期间,张弓专耕影像,李明阳兴趣是产品内部结构,一起做过OPPO历史上不少里程碑产品,从早期超薄的Finder,第一款1080P显示的Find 5,到能升降摄像头的Find X,再到这次“影像无限逼近单反以拍照自由”的Find X6。

成功的产品加上智能手机时代红利,成就过他们。眼下,张弓已经是影像团队技术负责人;李明阳也成为创新产品线负责人,负责OPPO最重要的旗舰产品系列之一,Find N。

2016年,随着OPPO R9系列大卖过3000万台,成为全球第四大手机厂商之后,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令旗一挥,公司要实现从早期的游击战,转变为具有集团作战能力的集团军,以适应急剧变化的科技时代。OPPO员工从此不断扩编,从2015年三四千人,很快突破2万,到2022年底,随着芯片团队、跨端系统潘塔纳尔团队等不断成建制扩编,员工数量超过3万人。

管理岗位压力着实不小。张弓、李明阳等OPPO培养的管理者身上,近五年,始终面临着从熟悉的打法走出去,适应新环境的挑战。

独立团

张弓记得,2016年,团队决定做能拍5倍光学的潜望长焦镜头,放在手机行业,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创新。为此,需要到浙江模组厂商舜宇处现场办公,OPPO去到浙江舜宇,一共七八人。过了一段时间,另一家公司做类似的潜望镜头,走马灯一样,前前后后去了600余人。

两相对比,舜宇的人向张弓表示,“你们太高效了”。人数巨大的悬殊,反映了两家公司差异巨大的决策程序、工作流程,以及协作能力。

这不是偶然。OPPO公司历史上比较经典的产品,几乎都来自一些小团队。

2012年,在公司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的关键时期,推出了当时最薄的Finder。这款产品最早源起于正式项目之外,由当时负责研发的刘君主管。七八个人在东莞研发楼里,天天泡在一起,有问题随时沟通。办公室里放着行军床,累了就睡一会儿。李明阳主管结构,张加亮关注充电与电池,张弓专注影像,大家一起想着怎么把摄像头、电池、射频天线等部件塞进一个6毫米厚的外壳里。

“Finder帮OPPO在智能机市场站稳了脚跟。”张弓记得。产品的成功,让一起打拼的人后来感觉非常好,彼此形成亲切的类似“战友”关系。随着这支团队成员分散到各部门,逐渐成为组长、部长,七八个人的小团队一起完成一项工作的打法,成为一种惯例,在公司产品部门开枝散叶。

比如,做快充的张加亮,搭建了四五个人的小组,一步一步往前进,最终做出了改变手机充电模式的VOOC闪充,引领了整个手机行业。

Find 3之后,从DVD回来做手机的刘作虎,牵头打造Find 5,主打卖点1080P分辨率屏幕和拥有天际线呼吸灯的精巧外观,成为当时相当有科技力的智能手机。刘作虎很喜欢Find 5,认为它符合OPPO做产品时想寄托的探索未知的精神。当时刘作虎从各部门抽调兵马,组成了精悍的“独立团”。

Find 5之后,又成功推出Find 7。但是,独立团的成功,却没有能复制到Find 9上。“换了几拔人,定义了很多Find 9的产品,但是始终觉得差一点意思,不够有探索精神。”OPPO一位参与Find 9的人回忆。

不够有探索精神,背后是技术变化趋缓,所带来的产品震撼力减弱。智能手机行业经过早先几年的快速发展,行业逐渐由快速发展期进入成熟期。若想再有惊艳的创新点,必须向行业纵深发展,靠成体系的创新舰队去开拓。

军火库

眼下,正值新能源汽车火爆之际。新能源汽车因为电池驱动加上智能属性的增强,形成对传统汽车的替换,非常像十年前智能手机对功能手机的替换。话题自然涉及到对这项新事物的讨论。

“其中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很像OPPO早先做智能手机时的状况。”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在合适的时机,把成熟的技术整合应用到产品之上,成就了自身。比如增程发动机,虽然这不是一项特别新的技术,但是,它很好地解决了油与电动机的关系,它所装载的电池,适合汽车每天在城市里的路程,如果出城去郊外,则启用燃油,转化为电能。

但是,“接下来,这些新能源汽车公司将遇到OPPO当年所遇到的问题,需要自己进行底层技术研发,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持久的差异化竞争能力。”上述人士判断。

这必然是中国科技公司要过的一关,进入无人区大荒原之前,要完备自身军火库,以便在巨头对垒时能打赢持久战。OPPO自2018年之后,已先行一步。

在陈明永指挥下,OPPO负责技术的高级副总裁刘君开始着手军火库建设。他先是把闪充团队扩张,组成达芬奇实验室,让张加亮他们沿着充电产业链往上下游做更多的技术研发与积累,“知其所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并以达芬奇实验室为样板,在通信、影像、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布局实验室,在此基础之上,组成OPPO研究院。

到这个时候,“凡是钱能搞定的事情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钱搞不定的事情。”刘君说。有些技术必须自研,光靠整合技术,已经不能确保竞争优势。

对知名科技大公司分析一番后,他有了新的认识与体会。苹果公司能以科技行业第一名,市值超过能源、金融等巨头,得益于三个方面能力:

1.产品力,真正知道使用者现在和未来需要什么样产品,并能围绕着需求实践和落地的创新能力叫产品力。

2.根据产品力要求,自身构建最底层核心的研发能力与技术能力。

3.吸引商业伙伴加入,与他们一起构建整个商业生态能力。

这三方面能力,苹果全部具备,OPPO具备1和3,亟需加强第2方面能力,这方面能力构建成之后,会反过来促进1与3,最终实现向世界级生态型科技公司跃迁。

谋定之后,招兵买马。2019年底,OPPO陈明永借着未来科技大会向外界宣布,未来3年投入500亿,进军底层技术自研,包括马里亚纳芯片、潘塔纳尔智慧跨端系统以及安第斯智能云等战略被纳入版图,成编制的人才开始进驻OPPO。

张弓这时感受到,小团队与大团队打法完全不同。小团队突进像驾驭轻舟,大团队作战像指挥舰队。小团队一起工作,碰出灵感,做出一项有创意的功能,比如OPPO最早洞察到的手机拍照美颜功能;大团队则是要研究影像变革史,既要梳理出脉络,还要能展望出接下来可能演进的方向。小团队可以朝夕相处,一起做脑力激荡是家常便饭,大团队把人聚集在一起开全员会,都是一项工程。

向现代化大型科技公司转型,是中国科技公司成长过程中必须要过的一道关。国内也曾有企业引进过IBM一套管理体系,靠着强势推进,“削足适履”得以完成,OPPO也尝试过类似方法,但是最终退了回来——本分文化生长出来的柔性与空降的IBM流程刚性之间冲突无法强行调和。

OPPO慢慢明白,别人的成功经验并不能照搬,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闯关。

守正不出奇

“你的时间花在哪,你的精力花在哪里,你的效果就出在哪里。”OPPO高级副总裁刘作虎介绍。这位自2020年从一加回归到OPPO三年的高管,一直喜欢“产品经理”的头衔。CEO陈明永任命他为首席产品官,对手机业务成败负责,他并不过多考虑管理上的条条框框,做管理都是为做好产品服务,打造出好产品就是最简单有效的管理。方法论也非常简单,找到一个产品牛鼻子,紧紧抓住。产品活,全盘活。OPPO擅长的“简单专注”又回来了。

这次的牛鼻子是影像。当年做Find 5的独立团换了一种形式在Find X6身上复现。张弓很快被拉进了一个群,就此加入了影像攻坚组,里面有算法专家、芯片专家、市场营销部门部长,一共25人,组长是刘作虎。刘作虎调研一段时间后发现,手机影像在向单反无限逼近,但仍有空间。眼下手机拍照,过于平淡,没有光影效果。

攻坚组保留了当年独立团的灵魂,随着时代变化实现了专业化升级。外在看来,两者都一样,都是少数人天天泡在一起,在一个办公室里集中办公。刘作虎每周至少有一整天跟影像的研发、产品、营销团队一起工作、讨论影像,雷打不动。更重要的是,相比2017年之前,攻坚组能从军火库里调动更多种弹药。

张弓作为影像技术团队负责人,这些年尽管很多技术方案没有被采用到新机器上,但是公司一直没有停止对影像投入,团队里的人会因为未来技术路线经常争论的面红耳赤。这些积累,让他在加入攻坚小组后,每天被提需求的人逼着实现新的影像效果时更有底气。

OPPO Find X6 Pro 哈苏人像样张

比如是怎么在暗光效果下拍得清晰?怎么在暗光又比较远的情况下,仍然能拍得清晰?为了达到目标,张弓和团队给Find X6安排了全行业中最大底的长焦镜头、最大底的广角镜头、最大底的超广角,同时放弃了2亿像素的方案。

此前在OPPO日本研究所的罗俊,现在是影像算法总监。他表示,新的影像主张提出,改变了之前的部分工作方式。以前,研究所提出新方案,产品线认为适合后就采用,研究所像是公司部门的供应商,与产品部门形成了甲乙方的关系。

“以前我们探索性东西太多。”现在,是Find影像攻坚小组提出需求,罗俊和内外部技术团队负责来实现,他感受到一种研发部门与技术攻坚项目相融合的新节奏。

“公司讨论我们影像组成的时候明确了6:3:1原则。”6是基础能力,拍照和视频要花至少6成时间和能力、资源,持续演进;3是每年在产品上面会有不同的项目器件选型,花3成精力针对性投入;1是做一些探索性东西。

在内外部算法团队的共同努力下,Find X6影像实现了惊喜。他们拍摄了各种各样的单反照片,导入给人工智能算法学习,以让算法更清楚在拍摄什么,怎么算出单反级的照片。

OPPO Find X6 Pro 哈苏人像样张

OPPO自研的芯片更是发挥了作用。为了提升手机影像算力,OPPO通过自研芯片马里亚纳 X和4纳米移动平台所提供的强大算力支持,在Find X6替换了手机中存在了十几年的ISP计算方式。在此之前,传统ISP计算对降噪和去色彩重建效果已经达到极限,OPPO用人工智能计算开拓出了计算影像的新可能,抓住了人工智能算法之于手机行业的红利。

刘作虎则站在产品源头,不断推动Find X6向前。部门间支持不够的时候他去推动,给钱犹豫了他去打消顾虑,定义不清了他去扫清争论。“我敢说,行业中没有谁(SVP级别的高管),像我这样在影像上投入,拿出这么多精力与时间。”

张弓对此感受颇深,影像评判本身就是一个比较主观的事情,动手之前,大家必须统一共识。为此,刘作虎又推动了影像认知的实体小组成立,把公司内部爱好摄影的员工、影像技术负责人、外界的摄影师、导演,甚至一些微博上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都拉进来一起研讨。标准对齐之后,刘作虎开始不断地贯注资源。

OPPO影像团队总人数超过1000人,影像每年研发费用超过10亿人民币。算法是影像的重中之重。OPPO整合了包括影像技术中心、OPPO研究院、马里亚纳芯片团队以及外部合作伙伴,共计 400+ 影像算法人才,一起为 Find X6 的影像算法发力,单单是算法重构和研发投入,就超过4亿元人民币。为了能在暗光长焦技术上实现飞跃,投入了一个亿,预研了包括连续光变、弹出光变、高倍率光变等所有长焦技术解决方案。

曾经,OPPO以一句“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的广告语为世人所知,这句精巧的话也给一些人带来了错觉,都以为这是营销的“神之一手”,而忽略了这句广告语背后实际上张加亮带着研发人员起早贪黑的两三年研发,更忘了这是主创者张加亮多年兴趣与热爱累积,受时代需求之激而至。

通过Find X6的打造,刘作虎认识到,做好产品,不能期望一招制胜,而要守正不出奇。看起来,军火库属于正,影像打造属于正,小团队属于奇兵。当各个部门能力储备充分,小团队自然而然出现,与舰队整合好,是守正到极致,自然出奇。Find X6上影像飞跃式提升则证明:把技术上的根扶正、做好,产品上的果自然出奇。

结语

OPPO从专注产品的小团队出发,一路前行,靠产品开路;到拥抱科技,布局大规模专业化研发团队;再到融汇贯通,将两种组织之力倾注于 Find X6 系列打造上,使产品能力获得飞跃式进步,这是一条自我蜕变之路,也应是有代表性的科技公司成长路上必须经历的风景。

当一家公司终于找到适合自身、又适合时代的做好产品的方法,它就已经站到了一个新的渡口,越过“两岸猿声啼不住”,下一个节点再回首,大概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